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爱尚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名门豪宠:小妻PK大叔 帝师夫妇日常 最怕情深不自知

第一百二十一章 宫深似海(五)

      乌采芊被领进了一间书房,这筑梦轩看起来本是十分华丽奢靡的,可是这间书房却是十分的雅致,宽大的书案上,笔墨纸砚,样样齐全。

    甚至已经展开好了一张上等的宣纸,用一块青玉镇纸压着,就连墨也是调好了,一排大小不一的笔并排挂着,这般熟悉的场面,让乌采芊只觉得头皮都开始发麻了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说了,请少夫人就在此处作画,仍是少夫人在侯府夜宴上那幅山涧月夜图,请少夫人务必尽全力才是。”那领路的嬷嬷向乌采芊交代着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若是缺什么尽管开口,奴婢定当满足您的要求,只是,少夫人还是不要出了这间屋子才是,这皇宫可不比别处,若是闯错了地方,那可是大罪过儿的,奴婢担当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乌采芊只得是纳纳的点了点头,那嬷嬷也不在说什么,退了出去,书房里,只留下乌采芊一人。

    此刻,房间里只有她自己一人,乌采芊反而觉得舒了一口气,虽然这房间四面紧锁,如同囚禁一般。

    但好在不用对着那云贵妃那张绝美的脸,却是让人感到周身的寒意,还有那云贵妃看自己的眼神,让人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望着这书案上铺开的宣纸,还有毛笔和砚台,乌采芊简直就是欲哭无泪,这样的场景何其多。

    想当年姑父就是这般的“谆谆教诲”“日日熏陶”,也没有把自己这个“阿斗”给扶起来。

    照样的撒丫子下河摸鱼,和姑姑一起偷着烤了吃,上树掏鸟窝,给姑父加道下酒菜,淘气没有少,然而,学问,书法,画技,可谓是王小二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啊!

    又是想起那副山涧月夜图来,此刻就是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都是无用了,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丁香有没有把消息带给晋风哥哥,这番的困境,该如何化解呢?

    今日有那三皇子在场,当日夜宴上他是在场的,也见过那幅画,若是不照着画出来,肯定是蒙混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要留着这双手吃饭,真是想剁了它,谁叫你画那一幅了,姑父知道,定然是大怒的,那幅画,可是他的宝贝。

    一想到吃饭,乌采芊先前是太过紧张,都忘了未吃午饭的事情,此刻一个人到是轻松了,一阵阵饿意,瞬间卷腹而来,五脏庙如丝竹班子一般的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乌采芊无力的摊在太师椅上,眼瞅着桌上那张洁白的宣纸发着呆,画?还是不画?

    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若是不画,肯定走不了,若是画了,估计怕是会闯下更大的祸事来,如此难以斟酌的事情,乌采芊还没有碰到过。

    “喂!喂!你在干嘛呢?”乌采芊正饿的有些虚弱,她怀疑自己是有些幻听了,这是谁在说话?这屋子里除了自己根本没有人啊!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呢!你,你,过来。”又是一道稚嫩的声音,乌采芊扫视四周,终于在一个窗户缝里看到了一双眨着的小眼睛。。

    “嘿!你是谁啊?”乌采芊一下子来了兴趣,忙过去扒着窗户同那人说话,乌采芊将那窗户打的更大一些,看清了窗外的人。

    竟是个穿着一身粉色衣裙的女娃娃,约莫七八岁的年纪,头上挽着两个髻,簪着珠花,样貌清秀可爱,眼神里却是透着股子傲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镇南侯府的少夫人?”那小姑娘一开口说话竟是入一个小大人,周身打量着乌采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谁?”一个小人儿竟是一开口就点出了自己的身份,不禁让乌采芊险些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知道的,还不快扶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那小姑娘竟是伸出手上前一搭,乌采芊也是不知怎的就真上前去牵她的手,那小姑娘三下两下就爬上了窗户,乌采芊帮着她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嗯!想不到这书房到是不错,有几分意思。”那女孩儿从窗户上跳下来后,也不问乌采芊,到是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,细细看了一遍,自顾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是要写字还是作画呢?”

    那女孩竟是毫不见外的一屁股坐在书案前的太师椅上,随意的用手指点了点那案上还空空如也的宣纸。

    “额!你是在跟我说话?”乌采芊有些诧异的四周望了望,又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逗,我不是跟你说话,难道是跟空气说话,还是跟这笔墨纸砚说话来着?”

    想不到那小姑娘竟是如同看傻瓜一般的看向乌采芊,满眼尽是嫌弃。

    这弄的乌采芊是无比的尴尬,在一个素未谋面的小丫头面前竟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很会画画?”

    见她一言不发,那小姑娘似乎很满意,又瞟了一眼那空荡荡的宣纸,又极其怀疑的看向乌采芊。

    “额!会那么一点点,一点点。”那小姑娘犀利的眼神竟是逼的乌采芊心里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“哦!那你先画一只孔雀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小姑娘竟是双手环抱胸前,眼神往宣纸上瞅了瞅,点了点下巴,示意乌采芊过来。

    孔雀?这么高难度的东西,我怎么会,不对啊!她是谁啊?我干嘛听她的?乌采芊正想着,突然发现不对头啊!

    “咦!不对啊!小姑娘,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那不重要,你还是快些画才是,若是交白纸给云贵妃,你就死定了的,你忘了,刚刚那两个丫头,此刻怕是已经去了奈何桥上领汤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丫头竟是不慌不忙的索性半趴在了桌子上,双手托着下巴,很是慎重的提醒着乌采芊。

    对呀?想到那两个宫女的下场,杖毙,不禁脑中浮现出血淋淋的画面,乌采芊不禁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不肖片刻,乌采芊收了笔,一旁的小姑娘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,

    “这,这是你画的孔雀?”

    面对着那纸上如三岁孩童信手涂抹的不知道是鸡还是鸟的东西,小姑娘感到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额!今天没有吃饭,完全没有气力,画不好了,改日,改日哈!”乌采芊尴尬的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“你画的真是太烂了,还不如我三岁时候画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满眼都是鄙视,看的乌采芊脸颊发热,恨不得钻个地缝,被这么个小孩儿鄙视,真是无地自容啊!

    “唉!真是无药可救,对了,云贵妃叫你画什么啊”

    那小姑娘无比嫌弃的瞅了一眼,乌采芊画的所谓的“孔雀”一眼,转眼又是瞪向乌采芊。

    (</>

小说千金为引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宫深似海(五)网址:http://www.at88.net/73/73569/39343356.html